<ruby id="jyifb"></ruby>
<tbody id="jyifb"><pre id="jyifb"></pre></tbody>

<tbody id="jyifb"><pre id="jyifb"></pre></tbody>

    <tbody id="jyifb"><noscript id="jyifb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1. <button id="jyifb"></button>

  2. 山東百特電子

    新聞動態 NEWS
    聯系我們

    山東百特電子有限公司
    地 址:山東省青州市豐收路1199號
    咨詢電話:400-9698-918
    聯系人:陳經理
    手 機:18953603678
    咨詢電話:0536—3201165
    技術電話:0536—3208105
    傳 真:0536—3201666
    E-mail:sdbaite@163.com
    網 址:www.riyurong.cn

    你當前所在的位置: 網站首頁  > 出招激勵環保標兵 鋼鐵行業呼吁“差別化管理”
    出招激勵環保標兵 鋼鐵行業呼吁“差別化管理”
    類別:行業新聞 作者:guanli 日期:2019/7/17 13:58:55

    7月13日,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、常務副會長何文波在“2019年(第十屆)中國鋼鐵節能減排論壇”上表示,對于鋼鐵行業產量的增加,當前更要關心清潔產能是否足夠,社會的激勵機制一定要導向那些環保水平先進的企業。超低排放是鋼鐵行業******發展的一個新起點,但是目前在具體實施中還存在不少技術難題,需要行業內外共同協作、聯合攻關。

    更應關注清潔產能

    今年以來,鋼鐵行業利潤不盡如人意。統計數據顯示,2019年一季度行業實現利潤548.6億元,同比下降36.7%。近期,鐵礦石價格暴漲,粗鋼產量猛增,鋼價下行壓力加大,鋼廠利潤被進一步壓縮,今年上半年鋼鐵行業利潤也不容樂觀。

    統計數據表明,前五個月鋼鐵增產了3744萬噸,增量的98%都用于滿足國內鋼鐵消費需求,其中2/3是滿足建設領域的需求增量。何文波指出,事實上,有一個顯著的現象應引起關注:今年前五個月的鋼鐵生產增速為10.2%,但占全國鋼鐵生產總量近80%的鋼協會員企業的增幅為6.2%,而非會員企業的增幅為23%,這些企業的生產增量占了總增量的54%。這部分增長的清潔程度是值得調查的。

    “我們關心的不僅是產能是否過剩,當前更要關心清潔產能是否足夠?”何文波強調,在鋼鐵需求一定的情況下,讓實現了超低排放標準的生產企業充分發揮,同時限制排放較高的產能才是降低環境影響的正確做法。

    實施“差別化管理”

    在2018年、2019年連續兩年的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,都明確提出要加快推進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。不過,在當前鋼鐵行業利潤逐漸下滑的背景下,推進超低排放改造仍需要大量資金投入,這勢必增加企業負擔。

    “各級政府都在加嚴相關考核和督察力度。今年以來,我們在超低排放改造方面就已投入了幾十億元,接下來還要繼續投入,但利潤卻還在減少,今年6月份,我們的噸鋼利潤降至了100元左右,7月以來的噸鋼利潤就更少了。”一位來自河北的一家大型鋼鐵企業負責人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,但我們企業跟其他企業一樣,錯峰生產和限產是一個都不少。

    何文波指出,產能利用率高低是經濟問題,而實際排放水平高低才是環境和生態問題。“一些環保投入較大的鋼鐵企業反映,為了實現超低排放,他們的環保運行成本已經達到了每噸260元到270元的水平。”何文波表示,推行超低排放是鋼鐵產業******發展的必要舉措,局部地區的階段性限產也是當前發展階段不得已的保護性措施。在不得已限產過程中,對不同環保水平的企業實施“差別化管理”是至關重要的,監管機制一定要鼓勵創新者,保護先進生產力。

    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也響應了何文波的觀點,他表示,對鋼鐵行業實施重污染天氣差異化管理,根據工藝裝備、治理措施、有組織排放限值、運輸方式等績效將企業分為A、B、C級。將達到超低排放的企業列為A級,其他列為B、C級。“A級企業少限或不限,C級企業多限,各級之間減排措施拉開差距。讓環保投入多的企業嘗到甜頭、不吃虧,扶優汰劣、獎優懲劣,形成良幣驅逐劣幣的公平競爭環境。”

    ******發展需多方合力

    今年4月,生態環境部等五部委聯合發布了《關于推進實施鋼鐵行業超低排放的意見》(下稱《意見》),不僅對末端治理后的超低排放指標提出明確要求,還要求加強全過程、全系統、全產業鏈的污染治理。

    鋼鐵行業的污染物排放量仍然巨大。數據顯示,2018年我國鋼鐵行業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顆粒物排放總量分別為106萬噸、172萬噸、281萬噸,分別約占全國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的7%、10%、20%左右。京津冀及周邊、長三角、汾渭平原鋼鐵企業分別占全國總產能的30%、21%、4%,共計55%。鋼鐵產能前20名的城市(重點區域12個)產能占全國總產能51%,平均PM2.5濃度50微克/立方米,比全國平均濃度高出28%。

    “目前鋼鐵行業重點區域正在實施超低排放改造的企業有60多家,粗鋼總產能約2.6億噸。”劉炳江表示,鋼鐵超低排放改造要分步走,不是齊步走。新改擴建(含搬遷)項目要按照超低排放指標要求高水平建設。2020年底前,重點區域現有企業60%的鋼鐵產能(3.4億噸)完成改造。2025年底前,重點區域其余產能(1.5億噸)和非重點區域大中型鋼企(2.7億噸)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。

    何文波表示,超低排放是鋼鐵行業******發展的一個新起點。超低排放升級改造將帶來投資規模、研發創新、鋼鐵制造全系統全過程全產業鏈的******發展革命。這必然要求并促進我們進一步創新技術、提升管理水平,也將引領鋼鐵傳統制造業的革命性變革。

    不過,在他看來,《意見》有關要求代表了當今時代全球鋼鐵業***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排放指標和要求。但是,目前在具體實施中還存在不少技術難題。

    “比如,煙氣脫硫、脫硝、除塵技術能否長期穩定達到超低排放標準尚需時間驗證;高爐煤氣精脫硫等技術仍需要創新突破,這都需行業內外共同協作、聯合攻關。”何文波介紹,在調研過程中,也聽到很多企業反映治理新技術的創新和應用頗具難度和風險、改造投資巨大、運行費用高昂。

    上述鋼鐵企業負責人也表示,目前推進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,亟須制定一項科學合理穩定的標準進行規范,以減少企業和社會資源的浪費。

   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黨委書記、院長李新創表示,本次超低排放以現有******可達技術對應的排放限值作為超低排放限值確定依據,因此在今后的一段時間內不會再次出現變化,這就對企業重點治理工藝的選取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應“一步到位”。

    何文波進一步表示,從長遠看,從高質量發展全局出發,超低排放改造的實施貫徹對促進鋼鐵行業******發展有利,對打贏藍天保護戰更有利。因此鋼鐵行業在推進超低排放升級改造,踐行******發展中必須要有責任、有擔當。

    真钱手机棋牌下载